Mishaal.jpg


這次Grace要真心的謝謝好朋友─Ling,
這次Ling在這次Mishaal的大師營課程中,將課程作出一份詳細的紀錄,Grace轉貼Ling在這次參加大師營所作紀錄與心得感想,透過Ling的洞見,獻給這次有參加或沒參加課程的朋友們一起分享。
感謝我的朋友Ling:
謝謝妳總是幫我。
讓我在跳印度舞時,
手腳不協調又慌張的情況下,
還能十分有耐心的教導我。
謝謝妳幫我佔Ansuya表演觀賞的位置,
讓我有一個愉快的回憶。
謝謝妳總是幫我翻譯,
讓我打開我的知識和眼睛。
謝謝妳讓我在學習Belly Dance的過程中,
不只看見美麗的舞姿,
還看見一顆美麗的心。



《以下為文章轉貼》
To Grace
送給妳這兩天的上課感想。希望給有上課或沒上課的BD姊妹們一起分享。

11月2日星期三 6:30pm-9:30pm 部落風肚皮舞基本功與即興創作
指導老師: Mishaal老師


上課感想:
總算真正親身體驗到什麼叫做部落風,老師一上課問大家知不知道任何有關部落風的舞者,只見大家很尷尬地說只知有Rachel(對Mishaal老師真是不好意思ㄋㄟ!!),因為Mishaal與Rachel師承同門,因此今天教課以她們的老師Carolena Nericcio所教的基本步開始,之後加上一點Rachel Style。最後讓大家練習Group Dance。

一開頭,老師免不了要讓大家了解部落風發展的背景與文化意涵:
部落風肚皮舞的發展源自美國四五零年代(約是二次戰後),許多中東國家的人移民到美國,埃及人、土耳其人、猶太人,當地的文化、舞蹈也漸漸被美國人重視學習。因此肚皮舞早期在美國的發展是以個人獨舞Cabaret風格為主,這種形式的表演與現在看到一個人表演三五分鐘,然後下臺換衣服是不一樣的。早期的Cabaret 肚皮舞只有一個人穿同一套衣服,從頭到尾在舞台上表演四五十分鐘。因為舞台上只有一個焦點,所以這時候強調舞者個人的高超技巧與舞台魅力就十分重要。(小插曲老師說就像她去土耳其時,很多人聽到音樂都會翩翩起舞,但是很多時候是很Competitive,大家只是想在舞蹈上一較高下的。)

但是漸漸肚皮舞在美國的發展,與女性意識抬頭有點關係,特別是幾的大都會城市紐約、洛杉磯,女性逐漸希望Strong、Independent、Supportive,這樣的社會演變與肚皮舞之間產生撞擊,因此在美國發展出Tribal Style這樣的肚皮舞風格。
部落風格的肚皮舞多半是以Group Dance的形式出現,團體中會有一個Lead大家跟隨他的動作,很多動作強調的是舞者的自覺、力量(老師用的是Muscular這個字),舞者與舞者之間的和諧,與大家相互的支援。

所以在教了幾個很簡單的Carolena基本歩之後,老師要大家兩人兩人一組練習,我當你的鏡子你當我的鏡子,互相為Lead與Follower,動作要慢再更慢,像是在思考,兩人的動作要一致與協調,互看對方的眼睛,她說部落風堅定的眼神很重要。這部分的練習我覺得很有趣,連我不太熟的Partner都說我們越跳越有默契呢。

接下來40個人的大班一起Group Dance真是有一點慘不忍睹呢,一來大家對於基本的動作還不是這麼熟,再來大家對於當Lead這件事有點生疏,台灣人總是比較害羞,總之就在很Finger Cymbals的吵雜聲中和老師小孩子跑進來的一堆混亂情況中結束今天課程。

以下是我和我一位男性友人關於Tribal Style的討論,很男性觀點貼出來請指教!
Ling: 昨天是教Tribal Style,就是你上次看過一個全身黑的女人跳得像蛇一樣
crown: 部落風,黑女蛇與肚皮舞,神秘妖艷
Ling: 她的內在意涵不是妖艷,和女性的自覺比較有關
crown: 神秘的力量
Ling: 這種舞強調力量
crown: 駕馭自身神秘的力量
Ling: 還有女性和女性之間的互助,不是個人表演
crown: 這一點詮釋太牽強,說的人可能是女同性戀
Ling: Mishaal已經結婚有小孩,小孩子還帶去上課
crown: 這並不排除
Ling: 不過女性和女性的互助上次Ansuya也是這樣講Sisterhood
crown: 很牽強
crown: 那幹嘛以肚皮舞為媒介
Ling: 早期肚皮舞是後宮佳麗的舞
crown: 妖艷其實也是一種自我掌握
Ling: 大家表演是為了取悅蘇丹王
crown: 那必然競爭多於SISTERHOOD
Ling: 到美國的發展就多一點強調互助的情誼
crown: 反正跳的都是女人不這樣講也不行
Ling: 好吧!男性觀點
crown: 那個跳部落風的本來就比較特別,發覺自我並掌弄自我神秘的力量,跟女性意識比較有關,國王也必須屈服於超自然
crown: 女性與超自然有關國王也必須屈服於超自然這樣建立自我
crown: 女性必須發現自己獨特的力量
Ling: 同意
Ling: 不過為什麼一定要把BD girl之間努力想要建立起來的Sisterhood批評的一文不值
crown: 沒有說一文不值,而且也鼓勵這樣,但是我們現在討論的是一個客觀的問題
Ling: 所以表現在肚皮舞上也反映這樣的改變
crown: 部落風是否與SISTERHOOD有關
Ling: 不是以取悅,競爭,表演為主題
Ling: 部落風就是強調 自覺 力量 互相扶持
crown: 不過女性發現自己獨特的力量之後 是縮到SISTERHOOD去 還是重新發展男女關係的模式 仍值得討論
Ling: 舞蹈還是反映出社會的文化意涵
crown: 不要太快掉入特定的女性主義的意識形態
Ling: 這個問題應該問女性主義者
crown: 女性主義者有很多類 剛入門的都很僵硬
教條主義,城鄉所大致是這一類,絕對敵視肚皮舞
Ling: 我們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不懂這個啦
crown: 我覺得這些肚皮舞大師是用這種詮釋來保護肚皮舞免受女性主義的攻擊
Ling: 可是你不也同意肚皮舞是強調女性的自覺與力量
Ling: 根本不是刻意發展出來的論述
crown: 可以轉化與重新發展
crown: 是我幫肚皮舞想出來最好的詮釋,也算對肚皮舞運動略盡棉薄之力
Ling: 才怪!


11月3日星期四 部落風肚皮舞小品
指導老師: Mishaal老師

今天的課程是從昨天的Carolena基本步開始,經過Crown對於部落風的詮釋,我特別注意Tribal與超自然、神秘的關係,果不其然,今天老師在帶動作時,我聽到的是Earth, Cosmos, Mystrous, Goddess, Dark side,她不像一般我們學的Oriental Bellydance這麼的快樂,大部分Tribal Dancer都面無表情,用很震懾人的眼神看人,我想真的是要表現女性內在那股神秘的力量,幻化為女神的想像。

她還透露Rachel的小秘密,為什麼她在舞台上這麼酷,到底她心理在想什麼?結果得到令人噴飯的答案:Boys!不管這答案的真實性如何,聽起來總是怪怪的!

有鑑於昨天太混亂,今天叫大家分成小一點的三個組,這樣比較容易形成團隊的默契。 Tribal中Group Dance的默契培養似乎很重要。

接下來Mishaal帶領大家練習紗巾,這又是另一個全新的體驗。紗巾在部落風中不是表現優雅,老師一直要我們感覺風在紗巾中的流動,像是雙手之間的延伸,跳舞的時候要不時看看你的紗巾。接下來教了幾招舞動紗巾的技巧,紗巾在老師的手上,不停地變換成中東女子的頭巾、翅膀、周圍的空氣,透露出強烈神秘的氣息,這幾招揮動起來真的蠻妙的!

接下來,老師又介紹了Rachel的舞步。我想她在世界各地教舞時,一定常常碰到這樣的要求,學習的人因為喜歡Rachel而學習Tribal,因此教舞的人也必須迎合市場口味,No matter she likes it or not. 因為Rachel的Tribal是屬於 Urban Tribal所以她會創造出類似 Pop Dance當中Lock, Funky, 等屬於現在的流行舞步,Lock跳起來有一點像是機器人,要把全身的肌肉和關節弄得很僵硬,其實就是要停頓得好看。

課程的最後,老師要求大家圍成一個圈面對面Group dance,這一招像我們的山地舞或是很多世界各國的民俗舞蹈都是這樣,大家可以互相看到彼此的表情,你不能太快或太慢,不能站太前或是太後,大家在舞蹈中不分彼此,沒好跳得好與壞,同歡、慶祝、祭祀、祈禱的意味比較濃厚,今天的課程就在大家高音階的La la la聲中結束。


11月4日星期五 6:30pm-9:30pm 吉普賽風肚皮舞小品
指導老師: Mishaal老師
地點: 內湖社區大學舞蹈教室

這一天教授的吉普賽風肚皮舞是我覺得這三天以來最難掌握,卻也奇怪印象最深刻。這幾天腦海中一直浮現Mustica…Mustica…和老師跳這舞時候獨特神情。Mustica聽說是中東特有的植物,吉普賽人喜歡把它做成口香糖在咀嚼,很多時候舞者跳舞時,都可以看到她們用很誇張的動作嚼口香糖。

Mishaal所呈現的Gypsy舞風,對大家來說都是第一次看到,那種屬於吉普賽民族特有的既自由又驕傲,既狂放又有自尊,老師要大家體會吉普賽民族喜歡流浪和旅行的特質。

延續老師前兩天不喜歡教舞碼的習慣,老師一一講解吉普賽舞幾個常見的動作與其中代表的意涵,譬如:walking、踢裙子、甩裙子、磨豆漿、分食物、用手敲身體、甩頭髮、給我錢、謝謝阿拉等等,說真的動作是不難,但是要做出像老師那種屬於吉普賽人味道就很不容易。

之後老師教了我們一些地板動作,地板動作在肚皮舞中極為常見,也常常能產生極大的震撼力。DVD中看過Ansuya, Rachel, BellyQueen的地板動作,很展現個人技巧,但是如果身體沒有好好熱身,對舞者的傷害也很大。

這幾天跟Mishaal老師學舞的最大感想是,老師不單只是來教舞,她像是個人類學者或是社會文化學家,花很多時間解釋舞蹈的起源、每個動作背後的涵義,而不是動作做得好看,這對一個完全沒有接觸過Tribal和 Gypsy的東方人來說,這個部分真難懂!

Mishaal苦口婆心地解釋其中的精神,希望我們跳舞時也能真正用心感受舞蹈的內涵。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說一個舞者在舞台上要表現出200%,這樣台下的觀眾才能感受100%,如果你只投注50%的專注,這樣台下觀眾可能感受到的是零。這點結論我在星期天Mishaal的表演上得到驗證,當天她一上台表演的第一首Tribal,時間在那一刻停止,她的眼神、神態透露出神秘、超自然的氣息,讓人真的以為是『女神』降臨。那樣的表演好像超越笑或不笑,而是更Dark side的東西。




背景音樂:Hossam Ramzy《Arabian Knights》

ladybutter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